沈沉逸

我是沈沉逸,很高兴认识你。


好久不见。

★新文《Rain cats and dogs》预告

★涉及cp:瑞嘉+金凯(少量)

★BGM:something just like this

★片段预警

格瑞突然很想嘉德罗斯了——虽然嘉德罗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麻烦,但他确实有点想这个小混蛋了。

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他们躲在天台上的情景。那时候已经是深秋了,天气冷的不行,可格瑞回想起来却觉得那一天阳光出奇得温暖,落在身上暖洋洋的。
那个晴朗天,格瑞他为了图一个清净,特地向纪委安迷修借了天台的钥匙,带着一本才刚开始看的小说书,登上处在楼层最高的平时都被锁着而空无一人的天台。
这本该是格瑞一人的常驻之处。
可是那天格瑞一打开门,却看见一个金色的身影依靠在围栏边,睡得正香。阳光在他的睫毛上跳跃。他的呼吸绵长,一起一伏地温暖了四周的空气。
那大概是格瑞第一次看见那样安静的嘉德罗斯,不吵不闹,只是倚着栏杆睡午觉,乖巧地好像是在人间玩耍累得睡着了的天使一样。
或许是这画面太具有蛊惑性,出乎意料的,格瑞没有选择离开。尽管他的理智告诉他嘉德罗斯醒后一定会很烦很吵,会喋喋不休地嚷着要打架。但就在那一刻,偏偏,格瑞走近了嘉德罗斯,坐在了他的身边。
就好像在冥冥之中,格瑞有一种感觉,他应该去珍惜这一个瞬间,就像在珍惜这样一个深秋的暖阳一样。
——因为这样宁静安详的时刻,可能是最后一次了。
不知为何,格瑞就有了这样的感觉。
理所当然的,他为自己想法感到好笑,可就算如此,他仍是在嘉德罗斯身边坐下了。
嘉德罗斯的脑袋一点点滑落,最终搭在格瑞的肩头。格瑞轻轻地瞥了他一眼,又回过头,安静地一页页地翻读那本不知年代的小说。

于是世界都静了,在他们彼此远离喧嚣的小世界里,连时光都放轻了它的步伐。

那次嘉德罗斯不小心在天台睡着了。在他半梦半醒之间,觉得这是他一年以来睡过最好的一觉。
终于,嘉德罗斯渐渐醒了。
在他缓缓睁开眼,迷糊的视线中,嘉德罗斯感觉自己正枕着谁的肩膀,他懵愣地抬起头,就误入了一汪绛紫色的潭水之中。还未等他看清那是谁,一个熟悉的声音便传来。
“你醒了?”

啊,是格瑞。
他昏沉的大脑下意识地判断。
于是突然的,嘉德罗斯多天以来的郁闷好像都消失殆尽了。他懵懂地望着格瑞,望着格瑞眼里的自己,还有那眼眸深处他从未看懂的情绪。
嘉德罗斯天才的大脑在那一瞬间当机,他运转着大脑用尽所能搜索他所有的词汇去描述这样的眼神,可最终仍是无功于返。
嘉德罗斯无法用任何词汇来形容此刻他所见的格瑞的模样,就像在他的世界里,没有人能像格瑞这样的、这样的——让他偏执地追逐。
也许对于嘉德罗斯来说,这世间独一无二的词语莫过于一个名字:格瑞。

尽管嘉德罗斯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好像有什么在无形之间驱动着他,靠近格瑞。
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在厘米之间,哪怕是对方的呼吸也像一阵微风,抚过脸颊。
这时,嘉德罗斯毫无征兆地想到了一句情话:
“他不过如此,可是在我眼中,他却是天地至美。而天地至美,本无常主。所以,他迟迟不属于我,也不属于任何一个人。”
于是嘉德罗斯解下了他围巾,就着金色的阳光,把它一圈又一圈地缠绕在格瑞的脖子上。他专注地围着围巾,动作认真地就好像在将整个世界收归己有。

“哈!格瑞,你可真不适合这个颜色。”嘉德罗斯看着围着围巾显得有些滑稽的格瑞,不客气地笑出声。
“但是。”他继续说,“我可不管它合不合适。”
嘉德罗斯指着格瑞的脖颈,嚣张而任性地宣布:“这儿,从现在起,就是它的位置了!”

嘉德罗斯他不信天地不信命,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向来都是依靠自己的实力去夺取的。
正因为如此,所以嘉德罗斯才自信,他会一直赢下去,无论是谁,无论是什么。

【嘉右cp整理】

★旧作,有添改,多cp

★我是沈沉逸,好久不见

★谢谢每一位我的读者,谢谢你们的不离不弃和喜欢,我会继续加油



瑞嘉

一个是护国大将军,一个是至高无上的王。他们就像是错位的彼此,最贴近对方却又站在了对立面。这是上天赐给他们彼此的宿敌,唯一仅有并且如同生命的另一半。
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当他们其中任何一方的利器插进对方的胸口时,他们却都会拥有等同的痛苦。

雷嘉

狮和虎各自领导自己的团队,争抢着那森林之王的荣称。他们互相撕咬,你我绝不相让。哪怕当他们身体内的鲜血全部流尽,也不能阻止两双互相瞪着,凶狠肆意的眸子。
更何况——狮可是觊觎虎许久,甚至自诩势在必得。

安嘉

这尘封的墓地终于被打开,墓内的情景却让来者惊愕:骑士的头颅安心地平躺在他已平息了的王的脚边。但他的双剑却交错插在王的身前,沉重的盔甲下是挺直的背影,向着所有企图夺取王冠的外来者。

神嘉

创世神创造了世间万物,他俯瞰他的世界,他爱着他的世界。可是永恒的他突然感到了无聊——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可以与他并肩的存在。于是,无所不能的神在他的后花园里摘取了一朵最为芬芳的金徽章,并赋予他心血与无尽的爱。

银嘉

他和他的族人,都被神所抛弃。背负起诅咒的叛神者心中埋藏着愤怒、痛苦和哀求。他虔诚地跪倒在大殿,祈求神的原谅。
可神一言不发。
叛神者终于放弃了对神的期盼,他撕扯掉束缚着自己的锁链,将诅咒作为武器,将信仰供奉在新的幼神身上,并将为其斩杀曾经信奉的神。

卡嘉

身为军师,不仅要有出色的战略头脑,也要有一颗时刻保持冷静甚至是冷血的心。但世人千算万算都没有料到:军师他视天下为棋盘,江山兵将为旗子,下得一手好棋,却只是为了围住那高高在上的圣空之主,让他再无翻身之时,让他……死于自己的手。

帕嘉

骗徒从来都做着肮脏的勾当,他生在下层,活在下层。纵使一时被迫替他人卖命,也谎言连篇。他是惜命,可掠夺的本性却给他添了一份暴戾亡命的味道。得不到的就骗,骗不到的就抢,抢不到的——那就毁掉。骗徒毁掉了十几个星球,却依旧活得自在。
那么下一个目标呢?
骗徒笑了,培养液里安静沉睡的少年印在他的眼里。

佩嘉

他是王的走狗。
他是人,但从小在狼群里长大,有着本能的兽性,却被一个小小的幼王给捕获。他呲牙,怒吼,可幼王却笑得肆意妄为。“你是我的狗。”幼王为他亲手戴上项圈,强者的气场使他屈服。
于是,一匹不懂人心,甚至不会说人话的野狼,学会用他尖锐致命的利爪撕毁每一个幼王指定目标的性命。

丹嘉

游戏的裁判眯着眼,他随手将规则制定。
“身为游戏里最强大的旗子啊,你能在规则里活得恣意妄为。”裁判停下笔。
规则就是绝对。至今为止,处在规则外的一切,都将灰飞烟灭。
他将棋子们的王推向规则的边线。
“那么你呢?”他微笑着自言自语。

黑金嘉

凡是有光的地方就必定有影子,光愈发刺眼,那么影子也就愈发深幽。
如果把神形容成光明的产物,那他便是这世间最肮脏的深渊。可不幸的是这黑暗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望见了星星——像光一样璀璨却不刺眼的星星。
和我一起、玩、好吗?
和我一起、玩。
和我一起。
只和我一起。
求而不得的欲望像他身后开始增长的黑色箭头一样,顺着光企图将星星缠绕,吞噬。
深渊没有光,但深渊痴心妄想着光。

鬼嘉

玩弄人心的狐狸总是狡猾,他自称弱小,但野心却大能吞象。狐狸打理着他的尾巴,一双狐瞳里充满了算计。他望向王座,那里是他梦寐以求的宝座。还有……他梦寐以求的战利品。

棍嘉

它是他的武器。
它助他一臂之力。
它为他扫除障碍。
它奉他为王。
它守在他身旁。
那么,你们现在又有何理由,不让它霸占它的王?

埃嘉

青春期的小男生,总会不由自主地注意到比他们耀眼一点的女孩子,然后发展一段朦胧的感情。
这样说好像也没错……不不不!岂止是耀眼,完全就是闪闪发光了好吗!!不,那个,关注点错了!关键是连性别也不一样啊!!!
跪求性别相同怎么恋爱啊!姐姐!!你不要笑了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