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沉逸

尽管一无是处,可我仍想被爱。

这里是沈沉逸,很高兴认识你。

【炭善祢】灶门一家三口日常

★炭善祢

☆女孩子呆萌着攻气满满也很可爱呀(?)

☆是段子


所、所以……?

这是什么情况?

刚刚瞅炭治郎没注意这里,就悄悄(企图)抱祢豆子,注视着怀里超可爱的祢豆子的善逸,视线一下子翻了个顶朝天。

发生了什么?

善逸望着天花板呆滞。他的四肢都被有力地摁住,动弹不得,后背好像撞到了谁的膝盖。

善逸努力弓起身子,往前看,目光落入樱花般美丽的眸子中。

“祢、祢豆子……?”在意识到自己是被谁压着的时候,善逸噌的一下红到脖颈,话都说不出来。

我我我、现在、要升天了!

仿佛有蒸汽从善逸的脸上蔓延开来。

祢豆子呆萌地眨眨她粉色的眼,好奇地俯身下去,凑近善逸的脸,似乎想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有蒸汽出来。

反观善逸,明明该兴奋的他,却害羞的不得了,甚至眼角都有隐隐的水光。

“祢豆子、祢豆子,别……呜……”努力向后逃的善逸被死死摁住,那力道大的让善逸确信自己手腕上绝对会留下印记。

是祢豆子留下的印记……

善逸呼吸都乱了。

黑色秀发有些许落在了善逸的下巴上。善逸红着脸,狼狈地把头往后仰,落到不知是谁的腿上。祢豆子的唇擦在他的下巴上。

善逸已经有些喘了。

虽然我是很喜欢祢豆子……但是炭治郎说过,祢豆子的心智还没有恢复正常……如果趁人之危的话,绝对,会被讨厌的吧……被灶门兄妹。

就在善逸已经毫无办法,被逼的眼泪都落了下来的时候,善逸身后给他膝枕的人好似才发现这边的状况,终于出声了:“祢豆子,不可以哦。乖啦。”

本还盯着善逸的祢豆子乖巧地退了回去,身体也从刚刚为了压制善逸而变成的成年女子变回了小孩。一双粉色的眸子满满都是无辜。

“……你绝对是故意的。”善逸嘶哑的声音嘀咕着,也不知道是在说谁。他努力平息呼吸。

炭治郎微笑着低头,拂去遮住他眼睛的金发,然后在和那双泪眼婆娑的金色眼睛对视时,呼吸突兀地停了一瞬,随后又恢复正常。

“扶我一把,我要去洗澡。”鼻音有些重。

“……好。”炭治郎托着善逸的腰,把他拉起。放在腰上的手顿了顿,最终还是没有改放到肩膀上。

炭治郎悄悄把善逸往自己怀里带。出乎意料的是善逸也很配合。

金色的头发蹭着炭治郎的脸颊,善逸不均匀的呼吸撩过他的脖颈。

炭治郎感觉自己的温度正在蹭蹭蹭地往上涨。

“……吵。”

“善逸?”炭治郎没听清善逸在呢喃什么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啊……”金发少年忍无可忍地放大音量,人却羞得往炭治郎怀里靠,死都不打算看他一眼。

“你的心跳太吵了啊!”


糟了……炭治郎这会是真的脸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