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沉逸

尽管一无是处,可我仍想被爱。

这里是沈沉逸,很高兴认识你。

【个人向】Rachel·Gardner

★Rachel·Gardner个人向。Ray一直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人物,优雅而不失狂气。她的好我一时也说不清!


☆很久以前写的(动漫刚出没两集),今天补个结尾。所以文风见谅。


☆非常感谢您的喜欢!也非常感谢所有喜欢Ray的你们!(虽然她是zack的hhh)




七岁的Rachel·Gardner,沉溺在幸福之中。


那时的她还是个正常的孩子,会因为喜欢的电视节目而露出笑容,会因为蛀牙得到不准吃冰淇淋的命令而吵闹,也会因为牵着爸爸妈妈的手散步而开心。


七岁的Rachel,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孩子。



九岁的Rachel·Gardner,是躲在沙发后面的。

黄色泛着泡沫的啤酒顺着毯子的花纹蜿蜒曲折地前行,路过女孩白色连衣裙的边角。蓝眸的姑娘愣愣地看着啤酒一点点延伸,惨白的灯光照射在液体上,在视网膜中形成一个刺眼的白圈。


你要去哪呢?

女孩喃喃。

沙发后面传来男人的怒吼、嘲讽,女人的尖叫、指责,空气中弥漫着不存在的火药味。


你要去哪呢?

女孩摇摇头。

你哪都去不的。


九岁的Rachel·Gardner最喜欢的白色连衣裙,被啤酒染上了无法洗干净的污渍。


十一


十一岁的Rachel·Gardner,渐渐开始崩坏。


Gardner夫人!


年轻的班主任喊住金发的妇女。

您的孩子,对,Rachel,她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孩子了!她很优秀,真的!她的成绩和评测一直都是A级的!我是说,她很努力。

夫人!班主任的眸子一闪一闪。她很努力,也许您应该为她骄傲。呃……或者多表扬一下她?


班主任揣测的用词,尽管Rachel是她带过最优秀的孩子,可在与她相处时,女孩要溢出来般的孤独还是让她不由担心。

这个孩子太孤独了。她犹豫着想说什么,却又怕自己管的太多了。


我一直以她为骄傲。

Gardner夫人僵硬地微笑。她牵着Rachel的手,看着女孩有些紧张地攥着书包的收缩条,笑了。

她只能以她为骄傲,她只有她了。


Rachel,很乖,很听话,很听我的话。

Rachel,要很乖,要很听话,很听我的话。

夫人喃喃。


女孩望着母亲的侧脸,一双湛蓝如天空的眼眸是那般澄澈。


十一岁的Rachel·Gardner的背包里,放着她偷偷从活动课上拿来的针线。


十二


十二岁的Rachel·Gardner,是个出色的杀人犯。


她亲手杀死了她的父亲,并且用一双悲伤的眼睛隐瞒了所有的真相。

但她无法反驳那一声声枪响。每每在午夜时分或者是精神恍惚的时候,她就会听见那指尖传来的响声,混合着她愈发快的心跳,在脑海中炸裂。

她扳下击锤,后坐力使她不由地向后倾倒,火药味从枪口中泄露,这一次,是真实存在的。


Rachel就这么注视着她的父亲——那个男人倒下,鲜血澎涌出来,就像当初的啤酒弄脏Rachel的白裙子一样,把干净的地板弄的一塌糊涂。


乖。听话。

Rachel抚摸着箱子里的沉睡着的小狗,莫名的,她有些难以呼吸。在寂静的夜里,她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,就像大型的交响曲一样,让人燃烧,使人着迷。

乖。听我的话。

她深吸一口气,跌跌撞撞,翻箱倒柜。


找到了。

Rachel捏着她的针线包,浅浅地,心满意足地笑了。


来成为我理想的家人吧。

爸爸、妈妈。


十二岁的Rachel·Gardner,在否认自我的杀戮中深陷。


十三


十三岁的Rachel·Gardner,是一个渴望死去的教徒。


蓝月之下,一本染了鲜血的圣经彻底改变的Rachel。

情感上不甘愿认同自己怀揣着罪孽,可理智和常识却在批判着沾满污秽的扭曲的自己。


「你是否承认自己的欲望。」

……

「你是否认同现在的你。」



「你是本来的模样,还是理想的模样。」

!!!


忏悔曲在密室里悠悠响起,一股甜甜的香气扑鼻而来,Rachel在神父的叹息之间,一点点地失去了意识。


我的模样?

我的……「理想」的……「我」?


“这里是……哪里?”


“我是Rachel·Gardner。”

“我记得……在医院……”

“因为……看到了”


她的信徒含着泪虔诚渴望她活下去,却不知她已失去了生的向往。

这是个无趣的世界。她想。


直到她撞见一双异色的眼睛。


优雅冷艳的钢琴曲爬在圣经封皮上,却被它表面的金属花纹割裂一道长缝。那从缝里流露出来的,竟是自负和狂妄。


曲尾,是子弹和她的笑。


嘘,晚安。


十三岁的Rachel·Gardner,在离经叛道的路上活了。


十三岁的Ray,是个人。